2015-11-13 | 发布者:admin | 热度: | 评论:0
导读:   在快男成都唱区120强中,“伪娘”只剩下了刘著一个。而因为他的特别,刘著已经上了好几次报纸杂志了。著名的“八卦大师”舞美师大胆放言:去年有...

  在快男成都唱区120强中,“伪娘”只剩下了刘著一个。而因为他的特别,刘著已经上了好几次报纸杂志了。著名的“八卦大师”舞美师大胆放言:去年有曾轶可,今年有刘著。他给刘著取名“著姐”,粉丝团则叫“竹笋”。

  在采访刘著之前,记者曾有一点心理障碍,与他接触之后却发现,这是一个单纯、开朗的小孩。他身上没有哪怕一点点“变态”的影子,而且,他并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么孤独。更重要的是,他非常爱笑。与其他男生不同的是,他习惯浅笑掩口。

  成都唱区的主持人刘燕说:“刘著啊,他的心理极其健康,说话极其深刻,我非常喜欢他。”

  走近刘著,也许能帮助所有好奇的人们更多更平和地去了解这个群体。

  在近距离观察刘著一天之后,记者提出了采访要求。约好只谈半个小时,却聊了近两个小时。刘著跟老师请了假,站在川音的聂耳雕塑像前等待记者。

  这次访谈,对于记者来说尺度极大,但19岁的刘著却镇定而大度。他惟一的要求,就是不要“把我妖魔化”。

  朋友

  照片上他穿着婚纱

  身边围绕着三个女孩

  刘著的QQ签名是:我知道,你一直最勇敢。后面还打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。

  他的QQ空间里,摆满了照片,有自己17岁时拍的露肩写真,漂亮得像个明星,还有和同学们去游乐园的照片,也有运动会时拍下的照片,有阴柔的美,也有充满阳光的青春气息。在自己初中毕业照的下面,刘著写着:“很怀念当时的天气,当时的心情。”还有一组照片,刘著和其他三个女孩穿着白色的婚纱,摆出各种造型,笑靥如花。刘著说,“她们”是他的“闺蜜”。

  生活

  和男生泡吧,和女生逛街

  半小时就能化好妆

  刘著说,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有4、5个,有男有女,都是一起长大的。至于和现在班里的同学,他说大家相处得很好,“和女生一起就逛街,和男生一起就去酒吧。”刘著说,自己酒量不好,但每次别人邀杯他都不拒绝,豪爽的酒品让人误以为他很能喝。和女生一起逛街,最爱去的是新中兴、王府井百货。他和普通女孩子一样,喜欢买点丝袜、小饰品。

  刘著在老家南充读完普通初中,就进入了川音附中学习。留长发、化妆、穿高跟鞋,都是在高中时代完成的转变。“一开始我也不会化妆,就照着杂志上的学。”刘著使用的化妆品是露华浓,喜欢的杂志是《昕薇》《瑞丽》,这些都是在女生当中最受追捧的书籍。

  刘著说,自己的妆半小时就能化完。记者提出看一看他随身带的补妆用的东西,他说:“我只带了唇蜜。最近没用粉饼,用的都是散粉。”他说:“其实我皮肤挺油的,只不过我刚出门时补过。”那胡子怎么办?刘著说:“我平时很少刮。它不怎么长。”不仔细看,他下巴上那一点点暗青色,还真的不显眼。

  伪娘

  我不喜欢动漫

  我也不是伪娘

  “我不喜欢动漫,也不感兴趣。”前几天还有社团找到刘著,希望他能加入COSPLAY的表演,但刘著拒绝了。

  面对“伪娘”这个词,刘著已经有了自己准备好的答案:“存在即合理。”“那么到底什么是伪娘?”“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意思。我周围没遇到过,这次比赛才遇到了一个童童,但他只是反串表演,跟我不一样。”“我不属于伪娘,我觉得伪娘穿女装是出于兴趣爱好,我不是出于兴趣,我只是觉得自己这样穿才自然。”刘著说。

  经历

  高中时尝试穿女装

  不会去做变性手术

  采访中,刘著不断提到自己的照片,他爱美的心思超越了记者的想像。

  他高中开始留长发,中间一直没怎么剪短过。他喜欢去固定的理发店洗头吹头,就在川音旁边,洗一次15块,比赛之前则要吹,花1个小时。“最早人家以为我是女孩子,后来他们知道了我的事,就传开了。”读高中时他开始尝试穿女装,“但我从来没穿过真正的裙子,我的裙子在我看来都是一些长款的T恤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漂亮的?”“我从不觉得自己漂亮,我只希望自己变得更漂亮。”刘著说,自己一直想整容,最想整的地方是鼻子,但他说不会做变性手术。他曾拍了两套写真,觉得自己的脸不够上镜,所以在临别的时候,他要求查看记者拍摄的照片,认真地看了很久,最后他说:“有些还不错。”他一再要求记者发“漂亮的图片”。

  恋情

  有过几段恋情

  以后不想再谈了

  这次的交谈十分顺利流畅。记者原本设想的代沟、性别认知上的差异,并不突出。惟一艰涩的是,几乎无法在他面前明确提及“男女”一词。

  “我在高中的时候就不下床穿衣服了,都是在帘子里穿好再下床。”刘著说学校规定不能拍摄宿舍,老师也不希望他接受媒体的采访,因此他婉拒了记者去宿舍的要求。在川音的学生宿舍,刘著和其他7个男生住在一间屋子里。刘著说:“他们还好,刚开始有点别扭,现在也当着我的面换衣服了。”

  “能聊感情生活吗?”记者对这个19岁的男生发问。“点到为止,你问我答。”于是有了下面一段对话。

  “你喜欢男生还是女生?”“男生。”

  “你有过感情经历吗?”“有。”

  “有一段还是几段?”“几段。”

  “对方喜欢男生还是女生?”“女生。”

  “都怎么结束的?”“发现没有意义。”

  “以后还想恋爱吗?”“不想。强求也没有办法,参加比赛我还可以努力,这种事我努力也没办法解决。”

  “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。”在采访中,刘著反复说着这句话。“你究竟承受了什么?”记者问道,刘著说自己其实挺麻木的:“最多就是外人不理解吧,其实他们不理解我也很正常,但不至于恨我,攻击我吧。”恶毒的攻击不是没有,刘著说,自己会上网去看那些留言,但是已经没有感觉了,“我早就适应了,否则我看到那些话早就从楼上跳下来,死了。”刘著说,只要父母朋友知道自己好就行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
 我要评论:
辣妈圈 - 时尚辣妈最爱的小圈子、辣妈分享时尚生活育儿经 - 凯娜科技
吉ICP备11002400号-8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辣妈圈 保留所有权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