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9-17 | 发布者:admin | 热度: | 评论:0
导读:   ●倾诉人:刘丽 女 26岁 职员   ●采访人:申丽洁   再过两天,刘丽就要披上嫁衣,成为常钢的新娘了,为这段称得上是“青梅竹马”的漫长爱...

  ●倾诉人:刘丽 女 26岁 职员

  ●采访人:申丽洁

  再过两天,刘丽就要披上嫁衣,成为常钢的新娘了,为这段称得上是“青梅竹马”的漫长爱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  但是她说,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,就拿起了电话,想和我说点什么。

  九点十八准时出发——“就要发”,知道吧?

  花炮至少得准备四个吧,出发前放俩,到酒店后放俩……或者六个也行,到新娘那儿再放俩,拍出来好看……伴郎伴娘注意别挡住镜头啊,你们的任务就是保镖加保姆,像掂个包接个电话什么的。

  伴娘可得把好门儿啊,到时候可就看你的了!不过也别闹腾太长时间,控制在半个小时之内吧。像什么唱歌了、跳舞了、念诗了……这种节目,常钢你先回家练练……

  “嗯,记上了……啊?光敲门就敲半个小时?”常钢从奋笔疾书中抬起头来,有点恐慌地问正在像导演说戏一样侃侃而谈的司仪。

  这种无知加憨傻无疑正中准新郎官儿的角色特征,一言既出,立即引来一桌子眼神七荤八素、暗自摩拳擦掌、正欲图谋不轨的哥们儿弟们儿的哄堂大笑。

  我也嘿嘿附和着笑了两声,笑完更觉奇傻无比。天哪,这还是“预演”啊,到“正式演出”那天,脸还不笑僵了?

  这是一个冻得让人上蹿下跳的冬夜,距离我的大喜之日还有两天。就要和恋了5年之久的常钢走进婚姻的殿堂了,可是我好像总也进入不了角色。

  “不过回想一下,恋爱的感觉还是蛮好的。”刘丽在说到“恋爱”这个字眼儿时,眼睛里有快乐的小火苗在跳动。

  常钢是我的小学同学,住在我家楼下。那时候他又瘦又小的,老是坐在第一排,流着黄浓鼻涕,乐此不疲地把玩着手里那把黑不溜秋的弹弓,外号叫“钢儿”。那时,他功课极差,屡次在偷玩弹弓时被老师提溜起来。每每这时,他就蔫头耷脑地一副可怜相。由于他长了一张天生的“笑面虎”脸,再加上点流里流气的玩世不恭,那次差点把数学老师给气疯:“大家都看看他—回答不上来还有脸笑呢!”弄得他哭笑不得,脸上的表情更加滑稽了。

  放学的时候,排队引颈高唱“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”的当儿,常钢就会瞅空子拉弓射击,专拣学习成绩好的女生射。一出校门,几个女同学就追在常钢的屁股后面喊:“长尾巴!长尾巴!”当然,这其中就有我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
 我要评论:
辣妈圈 - 时尚辣妈最爱的小圈子、辣妈分享时尚生活育儿经 - 凯娜科技
吉ICP备11002400号-8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辣妈圈 保留所有权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