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8-18 | 发布者:admin | 热度: | 评论:0
导读:   年轻的时候,我一直以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,那些门当户对的老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。   现在,十多年的婚姻让我明白,婚姻其实是两个人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,...

  年轻的时候,我一直以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,那些门当户对的老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。

  现在,十多年的婚姻让我明白,婚姻其实是两个人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,门当户对的话听起来很俗气,但那确实有很多人生的经验在里头。

  就像我,结婚13年,有12年的时间活在屈辱里。只因为我来自周口的小县城,而他的父亲是郑州一所大学的教授。

  公公婆婆的白眼,我都忍了。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在这场战争里,我的两个女儿成了牺牲品。我的小女儿,更遭遇了她一生的噩梦。

  我无法原谅我自己。

  我:一个自卑又自恋的少女

  我的老家在周口,但我从小在新疆长大。边疆的气候虽然恶劣,但因为有父亲的边疆补助,日子相对还好一些。我记得我们住的地方是一片不大的草原,草原的尽头,就是白花花的戈壁滩。父亲在院子里种了葵花,夏天傍晚放了学,我就跟哥哥姐姐搬了小桌子,在金灿灿的向日葵下写作业。那些金黄的颜色,成了我童年唯一的一抹亮色。

  父母的关系很恶劣。母亲是很坚强的女人,但人强命不强。嫁给父亲的时候,母亲也有许多美好愿望,却来到这种“兔子都不拉屎”的地方,她心底的那种失望可想而知。

  父亲是个木讷的男人,对母亲的吵闹,他基本做到了不抵抗政策。母亲的怒气像遇到了棉花,无处发泄时就把气发泄在几个孩子身上。倔犟的我是挨打最多的一个,我觉得母亲是不爱我的,只想早早离开这个没有温情的家。

  因为母亲的冷漠,我一直是个自卑的孩子。但我心里又有一种自傲,因为我画画很棒。遇到有美术作业的时候,我先把自己的做完,然后替根本不喜欢画画的哥哥姐姐完成作业。晚上父母经常吵架,我躲到自己的床上,拿出铅笔在废纸背面画画,一会儿就听不见任何噪音了。

  初中的时候我们回到了周口。我上高一那年,父亲去世了。办完丧事,母亲说家里供不起你了,你去上班吧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
 我要评论:
辣妈圈 - 时尚辣妈最爱的小圈子、辣妈分享时尚生活育儿经 - 凯娜科技
吉ICP备11002400号-8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辣妈圈 保留所有权利